正文部分

第二节不速之客(20/56)

真是好不容易才熬到周末,与阿闪一起到店里去帮忙,感觉再惬意不过了。可怜的阿姨,虽然卡恩那畜生不会来见你,但有我这个干儿子在,你的眉头该舒展舒展啦~“真想不到你们会认识。”阿闪收拾着盘子说。“原来一直都是我和菲托来帮忙的。”我偷吃着水果拼盘,嚷道:“这叫缘分,阿姨可是我现在唯一的长辈了。”看着她慈祥的脸蛋--老人终于能这么笑起来。有这样一个妈妈那该多好。“阿姨更想不到,赛特竟会是阿闪的男朋友呢。你们累了吗?休息一下吧,都忙了一天了。”我俏皮的代:“说不累那是骗人的,阿姨。可是这种亲情的感觉让我很自在呀。”并且这里的东西也很好吃……这个我没说。阿闪踩我一脚:“只知道在这吃白食的家伙。”我摊着双手:“没有办法,食色性也。所以在吃完后,嗯?嗯!”凑上去耍流氓时阿闪娇笑着抗议“我为什么要排在食物后面!”我耍赖皮的道:“不是有句话叫饱暖思淫欲吗?”“……你的思想真脏。”冤枉冤枉,仅仅是口头便宜而已。除去过去的凶行的话,我真的算是一个好好先生了。“等等……这是什么?”阿闪的注意力集中在门口那道符咒上。很显然是拉曼当时留下的礼物,我和阿姨都有一张。我解释道:“莫名的符咒,一个奇怪的阔少爷留下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阿姨也凑了过来:“阿闪知道这种符咒的来历是吗?”“……亡灵符咒。整个亚特拉斯都难找出这种东西。”阿闪深思道。“虽然仅仅是张薄纸,但已经是很珍贵的礼物了。”“那么它的作用是?”“辟邪。上面的咒文是邪灵退散的意思。”我也饶有兴致地从袋中掏出亡灵符咒,笑着说:“有意思,这小子这么好心?是做驱魔的吗,真看不出来。”“老板娘在吗?”又有客人来了?手握着一袋金币,很有钱的样子。还故意摇得哐哐响,在这摆阔吗我靠!“这是你儿子卡恩大人托我们送来的,还有就是……你趁早关门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。”放下钱袋,客人竟然不屑的看我们一眼,转身要走。“等等。”我低声叫住他。不过是个近身侍卫而已,口气竟然放那么张狂。我要给他点苦头吃。阿闪从后面拉住我的手。摇摇头。“哼。”我甩开她,走上前去。侍卫停下脚步,回过头来嚣张的道:“什么事?”我站在他面前,手缓缓的指向阿姨:“你,知道这位老人是谁吧?”“卡恩大人的母亲嘛,那又怎么样。”我充满杀气的瞪着他:“理所当然,就算是卡恩都没有资格这么跟她说话。你,算,什预测推荐,么预测推荐,东西?”喀。他的配剑出鞘:“放肆!你想找死吗?”我慢慢抽出无相预测推荐,暴出一串霹雳……在愤怒的时候,我感到自己的杀气已经完全盖过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了。他的双手在颤抖:“你……你是帝释天的瘟神赛特!”真想不到我又多了这绰号。不过看他的样子,真是一只欺软怕硬的狗,我忿忿操过那个钱袋砸在他胸口。一字一句的道:“告诉卡恩——金钱上的赡养,老人根本不需要。有点良心的话就丢掉那臭架子来见见亲娘!”逼近他,凑到他耳边:“懂吗?来到这世上,我们可以换老板,可以换老婆;但是,老妈永远都只有一个。连这点良知都没有的话,如果不是畜生,那就是禽兽了!”在他连跌带撞的逃跑状态下,我感到自己原来是很可怕的。但愿这些悲剧别让我身不由己才好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天色已经黑了,拖到这么晚回家,明天早上我又有翘课的借口了。阿闪静静的坐在旁边,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如此。面对强大的诱惑,我肯定今天晚上肯定把持不住……“赛特?”“嗯?““今天,看到你那么帮阿姨,我忽然很爱你,很爱很爱。”阿闪甜甜的笑着。“恭喜你,完全的蜕变了!”“蜕变?”“同情心,爱心,亲情,愤慨,打抱不平。”阿闪说出一堆大道理。“这些,可不是魔族所能拥有的哦!”我接口道:“可是缺点还是不少吧。因此也常惹你生气。自私,卤莽,没礼貌,不给人台阶下,没有野心……”“这些全都是优点!”阿闪满怀信心的看着我。不愧是做老师的,总觉得自己没她资力深……这些个也算优点。“听过亚特拉斯一个民间传说吗?”她眼睛闪着光。我挠挠头:“什么民间传说?”阿闪很感兴趣的说:“说——两个情侣。男的呢是放羊的,女的呢是织布的。有一天呢, 江西11选5官网天色很晚了他们在一起回家。”我不假思索的说:“于是那男人做坏事了。”“他想做坏事也做不了。”阿闪狡黠的说。“因为呢, 江西11他手里牵着一只羊。另一手提个大麻袋。背上还背着一筐柴火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天色很晚, 山西11选5四周黑蒙蒙一片, 山西十一选五这时女方对他说:我很害怕。”她饶有兴致的说。“男的问,你怕什么?女的说,我怕你趁天黑会偷吻我。”我静静的听着。“男的反问道:我左手牵着羊,右手提着麻袋,还背一大筐柴火。怎么偷吻你呢?女的说:那可不一定,如果你把羊栓在树上,放下柴火和麻袋呢。”???很显然故事说完了。仔细品位它的深意……我好好想想。该不会是某种暗示吧!暗示心上人趁天黑跟她亲热吗?那么说来阿闪讲这个故事的涵义……一副任君采摘的摸样,连双眼都不知什么时候合上了。姣好的脸颊离我越来越近。好长的耳朵,真是精灵族特有的呢……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,这个时候当然是——“咚咚咚。”谁敲门?哪个混帐王八羔子这么不会挑场合我靠!我窝着火气,气势汹汹地打开门,看看是哪个活腻了的冒失鬼。恩?陌生人?!门外毅然立着一个身高与我齐平的青年男子。整个人,都是用斗篷罩起来,只能勉强看见他的眼睛闪着光--一只蓝一只红的阴阳眼。靠听声音来判断他的性别年龄的话.....声音有些沙哑,两只眼睛闪着光在斗篷里显然格外神秘。但是杀气方面嘛,倒是给人亲近的感觉完全没有一点杀气哦。“呃……请问,阿闪在这里吗?”真是个楞头青,尤其是那憨样简直跟苏威拉那老不修没什么分别。虽然知道他没有恶意,然而我对他的印象已经在不断的扣分。不耐烦的,我丢出一句:“请问,你有什么事?”“呃我……是她的一个……一个朋友。”黑袍里吞吞吐吐的发出声音,“能让我见她一面吗?拜托了!”搞什么呢这么神秘,蒙着身体说话又叽叽歪歪。该不会对阿闪有什么不良企图吧!低声的,我上下打量着他说“天色已经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现在是私人休息时间。”我下了逐客令。他当然不肯罢休,语气中不经意的透露一点焦急。低声说:“求求你。”“恩?”“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!”他低下了头,“我必须见到阿闪,就是现在!”我靠你以为你是谁?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。退后一步,暗中聚起自己的斗气和魔法,碎石渐渐浮上半空,预测推荐脸色绝对不会好看的我给他发出最后通牒:“那么想见到阿闪,就先把我打到吧!”被我的气势一镇,神秘人反而长长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没有别的办法,那么赛特先生,只好得罪了。”连我的名字都知道,早猜到这人古里古怪。暂且不理会这么多,放倒这家伙就知道斗篷里面是怎样一幅面孔了,哼!“看招!”我双手合一的先发制人了。难以揣测他的实力,暂且用招小的探探虚实。否则一个朱雀振翅把他烤焦了就看不到真面目了吧。“炽炎波!”这么烧一下应该死不了吧!我双手挥了出去,你会有什么反击呢,用冰融开火吗?还是用精湛的武技斩断炎流呢?那我的下一步就是——什,什么?怎么可能?!“炽、炎、波!”两道相同的魔法撞到一起,地面一片焦土。他伸出的右手,扔冒着与我一样的气流。可恶,copy了我的招式吗?巧合吧!来招更厉害的,双手齐落——裂牙斩!“嚓!”几乎是与我同时,我喊出“斩”他同时喊出“斩!”两道真空波把地面削去一大块,他竟然还能继续复制吗?好吧!你这个擅长copy的家伙,抽出无相,我看你怎么复制!赤焰!手握炎剑的我,横过无相,一个箭步朝他冲去。他没有任何动作,是想招架吗?哈,果然伸出了右手呢,那么你上当了蠢材!劈出去的只不过是我的残影,而我的真人根本早就收起无相。你去死吧!“灵霸天——”“尽!!!”几乎又是同时,我们以一个“尽”字结束。同一个绝学再次碰撞,化为一种“无”的力量。瞬间地上出现一个圆形的大坑。实在太可恶了。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?!一个收招我亮着无相。这一次,我不敢轻易动手了。“住手!”阿闪的声音。我真的很不甘心。看他家伙的表情,却比我还要激动。“再不住手的话,赛特。你的绝学就要被他偷光了。”阿闪的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这种家伙看上去傻呼呼,却是个瞬间能把别人的绝学copy过来的天才,真是可怕!“你究竟是谁!”阿闪毫不回避的瞪着他,似乎非常熟悉。斗篷在呼啸的风中飘扬,他生怕露面的拉下头罩遮着。颤抖的语气说道:“终于见到你了——阿闪。”阿闪走近他,没有丝毫的害怕,疑问道:“我们认识吗?”“是的。”他真诚的说。“非常的熟。”阿闪接着道:“那么你的来意是?”“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他摆出“请”的姿势。我实在按捺不住了!“嘿,嘿,嘿。虽然知道你没有恶意,但是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我咆哮道:“想对阿闪做什么呢——你!”“赛特先生。”他转过头。“你对自己的恋人这么没有自信吗?生怕——我把她抢走似的。”“你敢!”我吼道。“那就是了,我仅仅是借你的阿闪用一用。”他兀自朝黑夜里走去。不但能copy我的招式,连对我的性格都这么了解。为什么他只对阿闪有兴趣,眼看这阿闪跟他跑自己竟然没辙,憋屈啊!跟上去听听他们说些什么?不行!被发现岂不是太没面子了!那么,。睁大我得眼睛看看他们的动作总可以吧,黑蒙蒙得夜幕中,能看见得只有缕缕月光。隐隐约约,他竟然在阿闪面前吧斗篷得面罩拿下来了!我不由一阵心惊肉跳。他究竟是谁,长什么摸样?叽里咕噜跟阿闪说了些什么,而阿闪像丢了魂一样!紧接着,阿闪摇了摇头。摇头?该不会是他提出了什么无理的要求吧!真是小气的人,这么快又把斗篷罩了上去。恢复一本正经的跟阿闪诉说着。真是岂有此理,完全当我不存在。但愿不会有什么越轨的事出现——哦,我的上帝。用不着那么灵验吧!一定是我看错了,看花眼了。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!阿闪怎么会和这种家伙拥抱,甚至还要开始亲吻呢?!天哪!这还有天理吗?我至死不渝的爱情啊,为什么要跟我开玩笑!好象到了世界末日一样阴沉的感觉。终于,连阿闪都要背叛我了吗?一股熟悉得夹杂着邪恶得寒流附在我身上,没错魔性一步步将我占据了。又要入魔了吗?阿闪对我真的这么重要?这么重要……不……可以。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,我才不会重蹈过去得历史了!我不要再被魔化,再变成那个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憎的大魔头!强制压过自己的魔性,我一步步的逼近他们。拥抱中的男女发现了异样,太晚了,我已经离他们不到十米。双拳泛着烈焰,双眼通红通红。“小心!!!”斗篷警觉的叫了一声。搂着阿闪并且挡开我的攻击!“炎龙赤烈拳!!!”我歇斯底里的高喊!我比谁都清楚,这是能毁灭这里一切的杀招。可是……我怎么能下得了手?!阿闪也在攻击范围内,我疯了吗?“炎龙赤烈拳!!!”斗篷以相同得模式对着我的绝学。两条真龙窜上天际,一片火烧云立刻呈现。“我要杀了你!”我吼着,仿佛失去理智的把一切都发泄到了斗篷男子身上。虽然我明知道是阿闪主动投入他的怀抱。我摆出什么姿势,我立刻就能和我同步。失去理智的我甚至想跟他同归于尽!你不就是会复制吗,那么玉石俱焚怎么样?!右手腾出,杀气四溢。另一方一模一样。强大的能量又将再次碰撞。必杀一触即发!“呼——”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。真硬干起来的话,帝释天的宿舍很可能成为废墟。处于暴走状态下的我当然不会在意,可当阿闪张开双臂拦在我面前,我又怎能无动于衷?天哪,是梦境吗?阿闪,竟拦住我出手。凝聚的能量,如糟冰封一样溃散。为什么,这究竟是为什么?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。我轻声提醒自己。让我好好分析一下。首先,阿闪应该是我的恋人,她应该站在我这一边。所以在为经我允许的情况下,不应该跟其他男人跑才是……再分析一下。就算大家有公平竞争的机会,阿闪也不应该强加阻拦,阻拦是不对的!再退一步,阿闪出来阻拦,为什么,为什么偏偏拦住我?!出手的不只是我而已,我们两人的出招完全一模一样,名义上应该更加亲近我的阿闪——怎么会为了别的男人不惜伤害我!!!太假了吧。使劲的晃晃头,我试图说几句话。可是,我说什么呢?简直无话可说。剩下的,只有一丝淡淡的苦笑……收手,我转过身,理顺自己复杂的心情。我回过头:“打扰了,你们继续吧。”天杀的,心中仿佛被深深的刺中,疼得要命。我现在只想避开他们,这个事实给我的打击太大了。斗篷男子默默不语,而阿闪却完全没有拉住我的构想。“嗡!”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。阿闪的行为让我不敢相信这是她?

,,贵州11选5

Powered by 湖北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